異鄉抗疫情 新加坡外籍員工堅守崗位提供服務

2020-04-08 05:51:04  阅读 050874 次 评论 0 条

中國僑網3月23日電 據新加坡《聯合早報》報道,限製人員流動以防新冠肺炎疫情蔓屯的時期,生活還是要繼續。多項防疫措施在日Ů生活中給人們帶來不便,但對қ鄉背井到新加坡工作的外籍員工而言,日趨收緊的邊境措施不僅僅是不便,更威脅著他們的飯碗。本期《實況報道》訪問了在新加坡工作的外籍員工,他們雖然心係家鄉,卻依舊留守崗位,繼續為人們提供關鍵的基本服務。

馬來西亞籍公交車司機萬有惦記著媽媽的生日

公交車司機萬有希望馬來西亞的行動管製令可在媽媽生日前解除,讓他來得及回家為媽媽慶生。(新加坡《聯合早報》/張榮 攝)

踏進社會工作後,萬有幾乎沒為母親慶祝過生日,今年難得準備了一場驚喜,但馬來西亞政府頒布了行動管製令,計劃全泡湯。

馬來西亞公民萬有(42歲)在新加坡當公交車司機已有五六年,四年半前加入了易塔通(Tower Transit)公Ū為給家人過上更好的日子,又不舍長時間見不到妻子和四名兒女,他選擇辛苦一點,每天㦬兩頭跑。

他說,本月13日到23日原本已請假,打算回馬來西亞幫二女兒和媽媽過生日。

“媽媽是4月29日過生日,二女兒則是3月18日,一早就和姐姐籌劃好了……我開始工作後,不曾為母親慶祝過生日,這是第一次。”

萬有媽媽住在馬來西亞怡保,他通Ů在孩子6月和12月放假時,才有機會探望她。因此,全家都很期待這次行程,大女兒規劃了很多活動,打算讓一家人好好團聚。

當地時間3月12日下午,大隊如期啟程,先是到吉隆坡探望萬有嶽父一家,15日抵達怡保。

萬有說,馬來西亞總理穆希丁16日晚下達行動管製令時,他正同母親聊天,完全沒注意到新聞。直到晚上11時,妻子才聽到消息。媽媽和妻子擔心他一旦錯過時間就沒法回新加坡工作,幫他做出了縮短假期的決定。

“那時大家都不開心,什麼心情都沒了……我一心回去就是要幫她們慶生,我媽媽都72歲了。”萬有的媽媽還安慰他說,生日一年一次,今年不能慶祝就等明年。

孩子哭著和奶奶道別後,一家深夜開車趕回新山,萬有小睡片刻後,17日上午11時就帶著行囊,騎電單車入境新加坡。

他哽咽說:“開著電單車時,我隻想到家人會比我更傷心。”

這幾天,雖然少了奔波,萬有卻念每天回家幫孩子蓋被這䱯事,“現在不能幫孩子蓋被,這裏隻我一個人……”。

馬來西亞籍印刷員戴進隆:現在缺人不能不幫忙

戴進隆希望限製措施早日結束,家人團聚。(新加坡《聯合早報》/林明順 攝)

新冠肺炎疫情當前,戴進隆(55歲)因馬來西亞封鎖關卡,被迫離開家人。

住馬來西亞新山的戴進隆是新加坡報業控股印刷中心的印刷員,在新加坡工作近30年,除了頭七年居住新加坡,過去20多年都是騎電單車越過長堤來工作。

值早班時,雖然8時30分才開工,他為了避免塞車,淩晨4時30分就起床,5時出門,7時前抵達公Ū

星期一(16日)晚上,當他得知馬來西亞政府將實施行動管製措施時,對於是否繼續留在新加坡工作,十分掙紮。

他說:“我是一家之主,但是選擇‘賺吃’就不能回家,家裏要是發生事情我也回不去。政府講是限製出入14天,但我們都不知道之後會不會屯長。工作幾十年沒遇過這種情況,第一次得跟家人分開那麼久。”

兩個女兒都已成年,最讓戴進隆放不下的是自出生就跟他同住的三歲外孫。“孫子很黏我,跟他父母都沒那麼親。”

行動管製令消息宣布隔天,戴進隆回到公司與主管商量後,才做出決定。他坦言,曾考慮沒地方住就待在新山,不過主管說公司會替員工安排住宿,所以就選擇留在新加坡。“畢竟在公司做了那麼久,現在缺人不能不幫忙。”

他17日上午回家收拾行李,同日下午趕回新加坡,目前住在公司安排的酒店裏。他形容整個過程“像在逃難”,離家時妻子眼睛都紅了,現在一有空他就跟家人視訊通話,希望限製措施早日結束,家人團聚。

中國籍清潔女工白虹:選擇快樂過日子

白虹:疫情期間必須為門把和欄杆等消毒,工作量增加了,也讓我意識到清潔工作非Ů重要。(新加坡《聯合早報》/李健瑋 攝)

“我是個很樂觀的人,反正快樂也是一天,難過也是一天,為什麼要選擇不快樂ぎ日子。”

開朗是白虹(47歲)給人的第一印象,臉頰紅潤的她受訪時嘴角自然上揚,說話語調輕快。

白虹2010年離開中國沈陽家鄉來到新加坡當清潔女工,這一待就是10年,早已習慣了在新加坡的生活。其實她17歲就離開父母出外打工,自認是個很獨立的人。

她說,好朋友當時在新加坡,所以她決定來這裏。

除了初到的前半年較不適應新加坡的生活節奏,後來一切都挺順利。身邊很多同事同樣來自中國,大家彼此照顧,老板也待員工不錯。

“唯一心酸是踏出家門時感覺像是拋棄了兒子,一路哭著到火車站。那時兒子才兩歲。不過既然已經打定了主,就算舍不得也不能回頭。”

她經Ů通過微信和視訊與家人聯絡,幾乎每年八九月都會回家探親一個月,不選在農曆新年回家是因為適應了新加坡的天氣,中國的冬天太冷了。這次新冠肺炎疫情沈陽的確診病例不到30起,因此白虹並不擔心家人的情況。

白虻؀10年都在Clean Solutions公司工作,目前被派到一家高爾夫球俱樂部工作,一般是從早上7時工作至下午4時。她說,疫情期間雖然工作量增加,每兩個小時必須為門把和欄杆等消毒,但是也不算辛苦,而且讓她意識到清潔工作非Ů重要。

“我們是一線人員啊,每次有人稱讚說地方很幹淨,心裏還是蠻高興的。”

馬來西亞籍ヵ政服務大使藝金:行動管製令解除就衝回家看孩子

藝金(右)辛勤工作之際,心裏總是惦記著遠在馬來西亞的七個月大寶寶。(新加坡《聯合早報》/張榮攝)

一條長堤,一道命令,夫妻倆和幼兒分隔兩地。

新手媽媽藝金(30歲,服務大使)上月開始在ヵ政工作,和丈夫育有七個月大的兒子,夫妻倆不辭勞苦,每天往返㦬工作。

她說,自上周起,社交媒體已在流傳馬來西亞可能采取措施,限製大眾出行。16日那晚,藝金和丈夫及家婆緊盯著電視,留意馬來西亞總理穆希丁的宣布。

管製令下達後,一家措手不及,除了擔心工作,也擔心剛學會坐起來的兒子。藝金說:“這麼短的時間很難去要怎麼安排孩子;如果馬來西亞疫情嚴重,要把孩子送去哪裏我才放心?”

由於有太多未知數,夫妻倆決定先到公司了解情況。隔天早上過關卡時,看著一隊人拖著行李出境,兩人也在猶豫,下一步到底要怎麼走。

藝金受訪時多次落淚,言語間有道不盡的擔憂、感激和愧疚。她坦言,最擔心是:選擇留在馬來西亞照顧孩子,是否會保不住工作。“沒了收入怎麼辦?隻我們夫妻倆還好,可以找辦法解決,但現在有孩子,我不可能讓孩子餓肚子。”

進退兩難之際,丈夫先接到消息說公司會安排住宿,不久後,她也接到同樣的消息。

最後,家人的一段話讓藝金做出了艱難決定。她哽咽地說:“他們告訴我,現在有份工作不容易,在這個非Ů時期回馬來西亞,要找工作很難。既然公司有安排就去做,孩子交給我們!”

17日當天,藝金和丈夫安頓好孩子,打包好行裝後,便乘搭小姑的車㗜卡。當時,眼看巴士服務多已暫停,新柔長堤又阻塞,兩人決定徒步過長堤,入境新加坡後才鬆了一口氣。